十溪不是十嘻嘻!

简介看一看啦!
这儿不会画画的十溪
只会画左侧脸超垃圾
最近比较厨fate,是fgo玩家墙头巨多
其实我杂食,而且逐渐变成孩厨
也很喜欢《地缚少年花子君》的各位!!!!
我永远喜欢吉尔伽美什梅林和圆桌
磕爆米怜布芙和铁三角
是8021企划的发起人但是非常菜!

今天排练过于快乐了
myr的休息响指xswl
还有宛若解锁语音游戏一样的柴亮老师的“very good”“beatiful”“I love it”和什么什么奇怪的ka ka的句尾音
超快乐,甚至觉得那个柴老师那个“要cool”像坂田金时rider一样
总之还是超级期待邵恩老师来排练了……!

什么预知梦……)

我是沙雕(震声)
我果然适合画沙雕xd
是咕哒不知道亚瑟能吃的前提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这是同一个英灵(咦)

我永远喜欢纸笛姐姐,我超级超级爱她(⑉°з°)-♡
我只想社这个狛爵我其他什么都不想干呜呜呜呜😭

【演奏者】伯爵咕哒♀ 03

#小学生文笔警告
#因为没有走专业所以可能会出现很多问题qwq但是有在了解专业的课程那种样子
#立香是姐姐立夏是弟弟
#私设院长是罗曼老师,评委是他,达芬奇亲,莫扎特和狛爵
#经过好多天乐团训练的洗礼十溪的文风变成了沙雕文风(当然本来就没有文风就是了🙅)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实际上考试肯定不会都录取的但是毕竟是迦勒底想了想还是决定都录取好了😭然后写的有一些过于厉害了,其实14岁的孩子都不会拉这么好的😭
*如果都可以接受那么开始罢!
――――――――俺是分割线――――――――――
啊……今天……
等等!今天要去迦勒底音乐学院考试啦!!!!!!藤丸立香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抓起床头的手机看时间:7:56
还好,还好,是十点半的考试,爱德蒙老师家还离音乐学院很近,立香松了一口气。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
爱德蒙老师去哪儿了啊?!!

昨天晚上两个人牵着手睡着了真的非常让立香这种14岁少女脸红的事情她根本忘不掉吧可是现在爱德蒙老师人呢?!立香这么在心中咆哮着,不对啊不对啊这个时候的桥段不应该是醒来发现老师正在笑着kan……不不不不不这也不是关键,那么一会儿她该怎么,怎么,安心下来啊……

她有些失落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去厕所洗漱,来到餐桌旁边。

撒了黑胡椒的煎蛋和培根,还有往常一样干巴巴(嘘――)的法式面包,一杯牛奶,还有几颗……跟平常不一样的多出来的太妃糖。盘子旁边有一张纸条,上面用流利的字迹写着:立香,我有事先走了,今天要加油。
甚至还画了一个根本不好看的笑脸。

九点半,立香背上琴盒,向着迦勒底音乐学院进发了!

迦勒底音乐学院和型月音乐学院不太一样,型月音乐学院是分附属的中学和小学的,而迦勒底音乐学院是直接都在一个大校区中的,因而有些学生即使还在上初中也可以接受教大学的专业老师的教导,立香非常喜欢这种较为自由的教育方式,也就决定了考迦勒底音乐学院而不是型月音乐学院附中。

细碎的阳光撒在立香的黑色琴盒上和她的皮鞋上,她忽然觉得也许这次考试没有那么可怕,或许她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她的低根皮鞋在走路的时候“啪嗒啪嗒”地敲击着地面,而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加油!

看着眼前听说有着4个校区的超豪华音乐学院,立香啪嗒啪嗒的走进了它的大门。

20分钟,换裙子,继续背谱子,立香迅速规划着剩下一个小时不到时间,少女穿着白色的过膝裙,盘着腿坐在窗台上,完全不搭,也完全不淑女,但是非常专注。爱德蒙在走出考试房间的时候就见到了这么一副光景,少女用完全不符合少女身份的盘腿姿势坐在窗台上,身边放着自己的琴,左手拿谱,右手在琴盒上打着拍子,专注的不行。

十点半终于到了。

负责签到的小姐姐一边吃东西一边叫名字:“藤丸……藤丸立香。”一边叫号还一边小声赞叹着自己哥哥的手艺:“亚瑟做的三明治真的太好吃了……”
五个孩子排成一队,“只有五个人对吧?”她这么问道,然后又看了看名单,拍了拍第三个孩子的肩膀:“加油,莫德雷德。”立香看到那个叫莫德雷德的女孩朝吃东西的小姐姐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一定可以的!”队尾的立香感觉有些羡慕,毕竟她的老师没有来给她加油,虽然写了小纸条但是……


金发的小姐姐敲了敲门,“评委老师我进来了哦。”她这么说着就打开了门。一股凉风扑面而来,而进了屋子就像是进了冰窟一样,八月太阳的灼热在这间屋子里只能给予她微弱的热量,空调温度是16℃?!天,那手岂不是完全活动不开……立香在心里已经打上了退堂鼓,她转移了视线,评委,啊有莫扎特老师,还有一个粉橙色头发的梳马尾的小姐姐……不对好像是男性……?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姐姐,那剩下那个灰色头发的……?!?!这不是爱德蒙老师吗?!这种有些微妙的感觉让她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之前那个在签到处还在吃东西的小姐姐开始叫名字“第一个,伊丽莎白·巴托里。”
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大大方方得上了台。深鞠一躬之后夹起了琴。
一开始就是重音,还是从上弓起弓,名叫伊丽莎白的女孩子对于音乐的理解让立香的手心沁出了冷汗,很厉害,她真的很厉害,而自己几乎没有值得骄傲的一项。立香觉得空调有些冷的过分了,音色有些躁,揉弦有些地方又点不平稳,但是,除此之外都很完美,不管是在理论上的还是个人理解。完成度很高的曲子,是绝对意义上的强敌。而这个女孩在拉完之后又深鞠一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是一副对自己的表演非常满意的样子,看看虎牙都笑的露出来了。

“第二个,齐格飞。”看起来已经有了一点少年气息的男孩子走上了台,规规矩矩的西装,规规矩矩的深鞠躬,叫齐格飞的男孩加上了琴,温柔,平稳,而又甜美,这是立香听到他拉的曲子的第一反应,漂亮的音色像是平滑的曲线,在连弓中柔和的换弦让人听起来感觉非常舒服,左手的颗粒性完全不会输给右手运弓的速度,是强敌,立香立刻确认道,完了,在这个谁都厉害的地方,她大概是最菜的,她这么想着,自暴自弃是完全会有的吧?!这辈子都不会没有的!回到座位上的齐格飞也依然没有闲着,左手在轻轻的按弦,好像在练习一些什么。

“第三个,莫德雷德。”是她来着,立香攥紧了自己的裙边,她是几个人里唯一穿西装的女孩子。不得不说也许比起裙子,西装才更加适合她。一个题材已经听烂评委耳朵的曲子,对,但是被她拉出了不同的新意,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揉弦的倾向性和跳弓的处理都带上了自己的想法,让人听起来耳目一新,果然很厉害,立香叹了一口气。那个粉橙色头发的评委用笔敲着自己的脸,而爱德蒙老师,已经在低头写评语了。

还有一个就到她了,她可以吗……?立香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算了,上吧,都走到了这一步还怕什么呢。

“第四个,荆轲。”也是白色的裙子,头上甚至带上了一朵白色的花,反差却出奇的大,快板干净漂亮,速度大概已经飙上了144,曲子听起来很简单却有很多技巧性的东西暗含在里面。(其实就是因为不太会写荆轲所以迅速跳过――(咦))

“第五个,藤丸立香。”啊,到我了,立香站了起来。爱德蒙老师在看我了,其他几个评委也是了,夹琴,放弓,接着,她就投身到了音乐中。没有很突出很突出的地方,只有练了很久已经很准的音准,每天打着节拍器练琴成习惯的节奏,空弦每天半小时练成的音色,和与爱德蒙老师反复讨论作曲家与曲子得出来的音乐。没有突出的地方,但是也没有缺点。跳弓的活泼,连弓的深情,最后完成的时候立香已经有些喘不上气了。

她看向她的爱德蒙老师,他眼睛里是无法掩盖的笑意和鼓励:“立香,很厉害哦。”他用口型这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