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溪嘻嘻嘻嘻

额呃呃呃闪闪万岁!

我需要更多的北欧小夫妻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神志不清】

发送了过程
p3是天使饼干的皮肤,15551可爱的要死,宝宝,妈妈不会被吓到的,妈妈会冲上去亲亲你,你想要多少糖妈妈都给你.jpg

[FGO/伯爵咕哒]欢迎品尝樱花春日牛奶

(இωஇ )我永远喜欢鸦鸽鸽


鸦呀呀呀:

*伯爵咕哒only


*架空,想写学院paro,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都市传说paro


*很短


————




0/




  ”依赖你的人,愿意被你依赖的人,不嫌弃你吵闹烦人,总会纵容你所有烂毛病的人一定会缓缓走到你的身边的。“




  ”在那之前。“




  ”你要等。“




 




  




1/




  谁也不知道樱花吹起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三月。




  北海道的樱花开得比本岛要晚很多。这个时候,东京的女孩们都已经换上了开衫,而藤丸立香还套着校服的冬装,靠着便利店和学校的暖气才能勉强在寒冷的室外落脚。




  太冷了,北海道太冷了。总觉得一年里就没几个月是暖和的。她真的想去更靠南一点的地方生活。




  私立高中离家只有两站电车的路,早晨挤电车倒也不是不可以,但电车到的时间总是飘忽不定,等上半个钟头也是常事。受过这种等电车的苦头,立香从那以后便一直走路上学。




  “早上多走走吧,这样老了之后才不会腿痛。”




  她总觉得有人这么对她讲过。








  02/




  下野町的街角最近开了一家牛奶铺子,正好在她上学的途中。离那里不远,还有一只养着橘猫的人家。那只橘猫认识她,经常绕着去蹭她的裤脚。




  离春假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但立香已经开始往学校跑了,她不得不练习该死的体育长跑,过不了这次的考试,她就没有高中的毕业证书。




  她真搞不懂,她作为一个艺术生为什么要去跑步,多跑那几秒能有什么区别啊。




  其实客观来说那并不是几秒。她几乎比及格线慢了半分钟,用凛部长的话来说就是“实在没办法忽视掉的差距”。她也知道凛部长也十分努力想要帮她浑水摸鱼过去。




  ……所以她一定是跑出了一个差到惊人的成绩。




  她叹了口气,已经快十点了,她才刚从家走出来。想象着老师因为她的迟到而大发雷霆,立香头皮发麻,赶紧加快了脚步。她走过一个街区,拐了个弯。




  靠近学校的街区种着樱花树,等到樱花都开了会非常好看,不过因为北海道开花的季节比本岛要晚,估计东京的樱花都落了,这边的才会开吧。




  可以和东京的朋友错开时间赏樱了呢。要不要找个时间去找在东京上学的弟弟?




  立香自顾自的想着,再一拐弯,牛奶铺停在了眼前的街角。




  这家牛奶铺很有趣,自从搬来之后,立香从来没有见过店主。她第一次准备来这里买东西的时候喊了一句「有人在吗?」




  顿了顿她又说「我想要吃牛奶大福。」 




  但并没有人理她。




  而第二天再经过的时候,牛奶大福就摆在了店铺前桌子的一角,就像是在等她取走一样。




  她不好意思白拿,身上有没有零钱,只好拿出一张整钞塞进了卷帘门。




  「老板你好呀,我要预定我接下来的早餐!」




  到今天,已经快三个月了。








3/




  她想起三个月之前的北海道还是冷风刺骨呢。漫天都好像有吹不散的乌云,冰雪就从来没停过。每天的街上都会被新的白色覆盖。立香的雨靴每走一步都嘎吱嘎吱踩着积雪。




  本以为是一成不变的一年,一成不变的风雪被季风暖化,短暂的春天一成不变地到来,但三个月前的某一天,这个一成不变突然被打破了。




  有一个人离开了。




  爱德蒙.唐泰斯。




  他并不是立香的亲人,不是像凛部长那样的朋友。爱德蒙只是个在那之前还要之前转学过来的学生。话不多,不过如果和他交谈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很风趣的人。




  如果这么说还不够特别的话,爱德蒙,那个人,是立香喜欢的人。




  喜欢上一个银发帅气的少年也许不需要什么理由,他也许就是天生招人喜欢。但与喜欢不一样,立香想不明白,他的不辞而别总一定会有什么原因。




  他是转学而来的,也是转学走的。在说过了「明天再见」的第二天,突然办理了转学手续,立香怎么问,问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自那以后到现在,立香再也没见过他。




  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电话也打不通,发LINE也都是未读。




  她不得不放弃,这是现实逼迫她放的手,她苦笑着安慰自己,不是我坚持不下去了哦,是我不得不往前走了。




  于是她的这份感情,就随着没来及到的春天和还没开的樱花一起飘散在了那天的风雪里。








4/




  从那天到现在,樱花也一直都没开过。




  花期还远远未至,她走到店铺前,顺手拿走了今天份的牛奶。




  没加糖,她不喜欢。








5/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甜食来着。




  立香放慢了脚步回想着。




  被弟弟抱怨「真不像个姐姐」,不喜欢粉色的,也不喜欢稍微内八字站着。察觉到自己喜欢爱德蒙之后便都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开始喜欢粉色,大声说话之后会脸红,总会在着装打扮上消耗一点时间。然后——变得开始喜欢吃甜食。




  这一点倒是没怎么改。








6/




  「不试着去改变一下的话不行呢。总还会有更好的人来到你身边的,立香,快走出来。」




  在爱德蒙刚转学离开的那一段时间,凛看着立香很担忧地说。




  可是在那天之前的前一天,明明跟唐泰斯约好了春天去看樱花的。那天他也第一次叫了自己的名字。




  本来以为从那以后每一个明天,都会是粉红色的。但音符就这样被狠狠地切断了。




  「立香。」




  她记得那天爱德蒙.唐泰斯突然叫她的名字。




  「总有更好的人会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包容你的缺点,纵容你的毛病,缓缓走到你的身边。」




  「你要等。」








  她那天答应了。带着很开心的笑容点着头答应他「会一直等下去的哦」,但其实她根本没想着去等待另一个人。




  这个人已经到来了,为什么还要去期待下一个呢?她已经遇到最好的了,随后再来的所有人,一定都不在比得上他。




  绝不放你走。也曾经这样笃定地在心底发过誓。




  但藤丸立香什么也没做到。她连一缕风都留不住。








7/




  无端的想起爱德蒙,她的步伐慢了下来。手中的牛奶仿佛也已经没了味道,她眨了眨涩涩的眼睛,抬手摸了把脸。




  这样哭着走到学校的话会被凛笑话。她停下脚步,顺手把牛奶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8/




  第二天在路过到牛奶铺的时候,她的每日早餐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




  明明以前是牛奶大福+牛奶,现在却变成了草莓大福和一瓶……草莓牛奶?




  白色和粉色混合起来成为的淡粉色,似乎是刚煮好的,瓶口还冒着热气。她抿了一口,皱了皱眉。




  这回的也太甜了吧。




  这家店的老板怎么回事。最近在跟她故意对着干吗。




  她想去唐泰斯,藤丸立香跟他说话的时候也会被冷不丁捉弄一番。有时候是冷笑话,有时候就会被溜进套里,被逗得满脸通红。




  他意外的是个坏心眼的人。真正捉弄到立香的时候会哈哈大笑。




  说着「你怎么还中这种把戏」这种话笑着推了一把立香的头。藤丸立香捂着脑袋瞪着他的同时又在想,什么叫还中这还中把戏,说得跟以前你给我开过这种玩笑一样。




  肯定是把她跟别的女孩比较了。




  她生气的跺跺脚。








9/




  晚上回家的时候,她掏出纸条写了一句「就平常的甜度就可以了,今天的牛奶好甜啊」的便签塞进了牛奶铺的卷帘门里。期待着店主明天早上能给她一顿正常的早饭。




  第二天早上果然牛奶变成平常的白色了,只是上面漂着一瓣樱花。




  「你有好好听我的话每天都在锻炼身体走路上学呢。」




  附了一张这样的纸条。








10/




  咦?这句话是不是在哪里还听过?




  在藤丸立香很小的时候,跑去看樱花的途中从山坡上滚了下山,撞到一个身子很高的男人身上。那个人有一头银白色的短发,眼睛里揉进了世间所有的微光。




  她着看着受伤的腿,痛得哇哇大哭。那个人伸手将她的伤口包扎好。他好像有着与生俱来的魔力。他包扎到哪里,哪里就不痛了。




  等他把立香的腿包扎好,她早已经停止了哭泣。




  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藤丸立香。」




  「立香,你还是要以后多走路,这样就不会脚底打滑了,不然老了以后腿脚还会痛,好不好?」




  她点点头,拽着他的衣角答应了。








11/




  她想起来,记忆里那个人也是一头银发。像极了爱德蒙.唐泰斯。




  她突然回头,看见藏在牛奶铺后门的一缕银发,她赶紧走过去,拽住他的衣角。抬头看他。




  一瞬间湿润了眼角。




  想跟他说你凭什么不告而别,凭什么知道要走还跟我说明天再见,「你要等」是什么意思,我到底要等谁?




  但她说出口的只有一句:




  「你终于回来了。」








12/




  是山上的山神,停留在时间缝隙里的孩子,爱德蒙唐泰斯还是很多年前藤原立香小时候的模样,有些促狭地看着她。




  




  她又问:「我等来那个愿意爱我的人了吗?」








13/




  这时候强风吹来,从山上带来了樱花的花瓣,落到牛奶铺的卷帘门边。




  「他一直就在你的脚边。」




  唐泰斯眯了眯眼睛。




  「再也不会走了。」












end




是写给 @十溪不是十嘻嘻! 的一篇文章,拖了很久,很惭愧,今天熬夜也要写出来嘤嘤嘤。


谢谢喜欢,我的荣幸。